小白啾

某个心碎的超十一维逆熵体
曾经的飞行是多么轻而易举啊

半夜发东西才不会被人看到

占tag致歉。



等我以后看了足够的哲学书和历史书就写一个《论教会在世界历史发展中的位置》x



所以有人写过吗,有人写过我就不写了(喂)

一瓶打翻在地的回忆(一)

此处预警

①是同人,私设如山,有独立世界观。

②不接受在没有食用本文世界观设定之前的反驳。

③看故事的请往下翻,看完故事想看世界观的请私信敲敲。

④阅读并理解故事+世界观+正文的请随便提意见。

⑤关于单纯写作方面的意见也请随意。

⑥在做到④之前就跑过来开喷的,作者会喷回去并且坚决不道歉。

⑦在做到④之后开喷的,作者会心平气和地讨论。

⑧打这么厚的预警是因为作者觉得极大可能会引起争议x作者怂








































反正也不会有人看————






一瓶打翻在地的回忆

埃尔希德已经想不起它的样子了。

他可以很自然地给它在脸的位置安上一副各种各样的面孔,无论哪张都是他所憎恶的样子。他恨它,自然不想回忆起起它的样貌,在回忆里敷衍了事地把它涂抹成一团模糊的光晕,向魔界王叙述时只描述道“那是一个超维度的存在”,甚至连它的名字也不愿提起。他几乎要抹去自身一切能证明他由它所出的痕迹,不能改变的地方有太多,就像一瓶打翻在地的回忆。埃尔终究只是一只叛逆的天使,做不到用神之键去改写现实。

他就只好努力地忘了它。

忘却能免去许多痛苦,免于再会时哽在喉头的话语。埃尔已下定决心与它老死不相往来,以至于梦境中都未有它一席之地,谁曾想到在此时此地见了面:在地球上。他觉得那个专制冷漠的神从来不会亲自去到地上的。言灵是他的神与他签订契约时赋予他的能力,地面上的。他不知不觉地对自己用了言灵,他们规定在契约上唯一可用的能力,他要依靠这能力毁灭一颗星星,那星星的种子就归他所属。

魔界王总是这样,迤迤然让他出乎意料。在他眼里至高无上(以前的想法)的神,也居然也能被这个外星暴君捉起来丢到他面前,看着可怜巴巴的样子。一位天使也居然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神智清醒。

他的确是不清醒了,智子通知他魔界王抓了只疑似逆熵体时,他内心深处在雀跃着。

“这又是什么把戏,血川玫?”埃尔希德冷着一张脸,被从另一位的温存中强行赶出来处理事情,他不爽得很。他宁可相信那个所谓的“神”是魔界王开动她脑子里那个可爱的超级计算机想出的什么诡计的一环。他还能认不出外宇宙的唯一一只逆熵体?血川玫手里的就是个少年模样的碳基生物,挨了魔界王一记手刀之后失去意识。魔界帝国素来以狡诈著称,魔界王血川玫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也许是这些疯子又看中他的什么东西,他们总是千方百计地强买强卖,还要装出一副公平交易的样子把受害者耍的团团转,他埃尔希德只不过是恒河里的一粒沙子。

一想到这点埃尔希德就不爽。比起床气还令人不爽。

他与魔界王相互利用,试图最大程度从(相对的)外星人身上攫取利益,他们有着大方向一致的目标,谁也不想让这个宇宙的神好过。就是不知道还在床上酣睡的天使算不算他们无意间送给自己的一份大礼。他暂时没有吵醒他,轻轻从他怀里挣出来,披上衣服,给他掖一掖背角,然后才光着脚去给血川玫开门。所以魔界王拎着个人在埃尔希德门外面站了好长时间。

魔界王自觉该有绅士般的良好风度和恶鬼般的残忍,于是没有因为黑暗天使的怠慢而发火。

“神呢?”

血川玫努了努嘴,隐隐约约从门缝里看见另一只还在呼呼大睡。把手里那只提溜到埃尔希德面前。她明明知道这两只自从和解之后夜夜笙歌在干些什么,此刻还是有些生气在美人埃尔希德房间里的不是她,魔界王这莫名其妙强烈得过分的占有欲又开始发作。埃尔希德现在的样子实在让她有些无语,海滩假日她如何吃肉还历历在目,现在这胆大包天的堕天使居然还敢这副色气满满的样子在自己面前晃悠。血川玫看了看舔了舔唇,在埃尔希德要接住逆熵体的一瞬间又把它拎回回到自己这边。

“无论他是不是真的逆熵体,他好歹是个孩子。”

玫嘴角带着恶意的笑。埃尔希德那姿势仿佛只是在门口取个外卖,而被外卖员告知对不起敲错门了一样尴尬,他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璀璨的紫色瞳孔里似乎爆出点点细微的闪光。

绝对是被耍了。他十分确定地想,绝对是被耍了,智慧如黑暗天使上这种当,传出去恐怕会成为全宇宙的笑柄。

“如果是来戏弄我,还请魔界王放弃吧。”

黑暗天使冷冷地丢下一句话,转身关上了门。

他感到荒唐。无论是站在门口的那个,她手里拎着的那个,还是毫不知情做着梦的那个,在此时此地,存在毫无意义,因为他太过在意那个让他厌恶的存在而相信一个漏洞百出的恶劣玩笑。他只想忘掉这个尴尬的黄昏,钻回爱人怀里好好睡一觉,醒时迎接午夜的星辰。



读书笔记.jpg

引言翻译问题就基本竣工啦。

书的作者说,拉丁文句子太长我译不动啦!

我还收了两本拉丁文教程……在考虑拉丁文双开我能不能开得动xxxxxx.

终于还是捧起希伯来语教程。嗯。

还没摸着门道。

祂好有意思一个神啊。

书封的英诺森三世大头镇()


笔者英语小白一个,厨力放出啃英文书,在老福特做点笔记。有错误请一定指正,不胜感激🙏。


引言前两部分啃完。书里主要的参考材料Gesta(可能是个书名,我现在还是不晓得啥意思)透露出一种作者滤镜八百米厚的既视感……可能因为作者是三爹法律才能的粉丝?没记错的话疑似作者(书里推测了一下参考材料的作者)好像在给三爹修教会法拖稿,怀疑拖稿原因里有这个x。

反正书的作者也说了Gesta即使总结部分也要强调一下三爹符合作者所追求的广泛计划(广泛计划这个翻译我也是没办法了……能力有限走机翻惹,我的理解是三爹是Gesta作者的理想人格的化身)。

顺便提到一个叫Boso的主教疑似写三爹的传记咕了(为什么这里还是疑似,因为书里说Boso写了一部分材料,但是究竟咕的是Boso还是收录了他材料的那位作者,我实在看不出来)。咕咕原因里有一个是收集和安排素材困难。就容易让人有些无端联想,比如三爹吃稿啥的,呆。关于三爹的资料都没写完,Gesta也咕了。

列了一大堆未知事项,几乎等于三爹资料空白(呆x2)。

书里还出现了“举措里明显的目标是让教会团结在教皇领导下”这种表述😂,结合大佬资料来看三爹真是个跨时代人才……可能因为参考材料作者比较注重法律方面,提到的关于三爹判过的案子也不少,主业民政局系列()

顺便再嚎一句Gesta作者滤镜八百米厚。

牢骚话

fgo秦始皇不谐化不和御主谈恋爱很快就会被边缘化吧,也就不是最骗氪英灵了。

不如不火系列。火了和秦始皇又有什么关系。(烟)

斯威夫特视角:我喜欢上个什么玩意儿

试图召唤一个天使来询问天国设定的计划破产orz